澳门永利赌场资讯国内国际社会娱乐明星综艺电影体育足球篮球综合科技通信手机移动财经宏观理财教育历史

蒋方舟:想从“典型青年”变成“非典型青年”

2014-12-08 17:42:22    来源:全讯网    编辑:值班编辑

“我最想写的是他人,是这个当代社会的群体现象,而不是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曾有着“天才少女”之称的作家蒋方舟推出自己的小说集《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4日,蒋方舟在北京对外经贸大学接受记者采访,披露自己任职《新周刊》副主编以及重拾小说写作的历程。回忆起自己的成名经历,蒋方舟说,自己很想从一个别人口中成功的“典型青年”变成一个“非典型青年”,“我写小说就是想认清自己,身为写作者没有拿得出手的小说,实在是件很说不过去的事情。”

以“学徒”的心态重新学习写小说:想认清自己

早在2013年,蒋方舟便曾透露过来年要写一部小说的计划,只是没想到,一直拖到2014年年底才得以实现。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自己实际上是个写作很慢的人,“之前倒是也有写好的长篇,但是我特别不满意。实际上我写长篇是有点儿吃力的,就打算从短篇小说开始练起,以‘学徒’的心态重新学习写小说,想认清自己。”

在这部小说之前的十几年中,蒋方舟几乎一直以杂文写作为主,一直写到她自己都觉得烦了,“杂文永远是向别人解释一些事情,水平无法进步,并且现在‘知识分子’是个讨人嫌的角色。我就考虑,身为写作者,要是没有拿得出手的小说,那实在是件很说不过去的事情。”

蛰伏一年后,蒋方舟拿出了《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收录了9个互有关联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能当作长篇来看。蒋方舟笑嘻嘻的说,希望读者看后能觉得该书出自一个三十多岁乃至四十岁人的手笔,“早先写长篇还是在学生时代,但是经历了毕业工作之后,觉得最值得描述的还是当下社会,其中的重中之重又是心境微妙的中年人,所以短篇小说选择了这样的视角。”

除了中年人,蒋方舟书中的视角还涵盖了死人、灵魂等各个角色,她说,以这样的角色做叙述体对她来说反而是容易的,“让我以20多岁女性角色去写会比较痛苦,我总觉得写女性角色特别‘娘’。”

说到近年来常被文坛提及的青年作家写作,蒋方舟也有自己的看法。她说,文坛确实有“换代”的说法,老一辈作家应该也希望看到优秀的年轻作家,但目前似乎还没有好的年轻作家“立得住”,甚至很可能不能像之前那样形成作家群,“单个的作家写作也是很单薄的。”

不屑被当作成功典型介绍:想变成“非典型”青年

在过去的很多年中,蒋方舟一直罩着“天才少女”、“美女作家”的光环生活,就职《新周刊》后,蒋方舟过上了一种比较“循规蹈矩”的生活,很少接触外人,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处在一个“自我封闭”的状态,除了必要的为朋友“站台”,甚至很少跟人出去吃饭,“我的朋友也不很多。也会认真看一些老作家的东西——他们写的确实好,这绝不是出于奉承。”

与同样有”天才少年“之称的韩寒态度不同,蒋方舟说自己从来不会有“文坛是个屁”之类的想法,“你可以讥讽这个环境,但是也要承认,在之前那一带作家中,的确有的人是比同时代的其他人写的东西好。”

尽管堪称年少成名,但蒋方舟却连连表示,“非典型青年”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标准,“几乎每次上台介绍我,都被当作一个成功典型,但我内心对这些有着非常不屑认同的一面。我想从一个典型青年变成一个非典型青年,不希望出现在大家面前永远是被称为‘最年轻的某某’之类。”

“对我来说,机会越多反而会真正混淆真正想做的。”蒋方舟直言不讳的告诉记者,之前自己写广告文案等等,时常会有“当个写手赚钱也挺好”的想法,但还是对写通俗小说抱有很大热情,“每种小说只有一种最好的讲述方式,或是口述体,或是编年体,好比一种容器煮一种茶最好。”

现在的蒋方舟,虽然经历过不知多少次公共演讲,但仍然会觉得紧张,压力大,“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的年轻人每天能喝上一万碗心灵鸡汤,接受雷同的价值观输入,我真的不能确定自己讲什么有用。”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网站许可证号: 皖ICP备08104282号|Copyright 澳门永利娱乐场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